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顾安童全本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喜小悦i 2018-11-13 阅读


主角:顾安童,司振玄 讲述了:《伴瑶永久》别名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婚礼上被新郎抛弃,新娘子当场撂狠话,谁娶我,我就嫁。“我娶。”万万没想到,站起的男人,竟是原新郎的哥哥。一开始他就对她说,他们之间只有利益,她不以为然,没想到,最后陷进去的人是自己,赔了身体,又赔了心,最后才知道,与她结婚只是为了救他心目中的那点朱砂,这场闹剧般的婚姻到底该如何收场?
精彩试读
 
  哗啦!拉链拉开,映入眼底的是黑色和红色。    顾安童伸手就把里面的东西给拿了出来,拿出来的瞬间,她终于看清了是什么东西,顿时喉咙一紧,双眼瞪得大大的!    一根绳的内/裤?还是透明的然后是仅仅有两块布料的内/衣和薄纱材质的超短睡衣?!    顾安童膛目结舌的盯着手中的东西,手指的丝滑感触和丝带让她更清楚此时她手里拿着的就是陆雨琳说的必胜道具。    这要怎么穿?她真的要穿这些诱/惑司振玄?    顾安童的脑子里,可以说是一片空白,这些所谓的道具很明显已经超过了她的认知。    “扣扣!”突然的敲门声,吓得顾安童猛地跳了起来,手一抖,内/衣裤顿时散落在周围。    “还好吗?”司振玄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让顾安童更是一抖,一张嘴,却发现喉咙有些发痛。    她吞了吞口水,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一样,“我我没事,很快就可以了。”    “嗯,有事叫我。”司振玄轻轻的说着,很明显对上次顾安童喝醉的事还记忆犹新。    听到司振玄离去的脚步,顾安童地下眼看着地上的必胜道具,看来不行动不行了!    要是再磨蹭下去,不止司振玄会怀疑,只怕真的就像轻燕说的那样,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咬咬牙,顾安童蹲下身捡起了黑色系列的内/衣裤,发梢处,她的脖颈像是染上了黄昏的余光一般,羞红得诱人。    脱下身上的礼服,顾安童把盘起的头发放了下来,仅穿着内/衣裤就走进了浴室里。    淋雨蓬头一开,不一会浴室里就升起了淡淡的烟雾,顾安童清洗完了以后,醉意也清醒了不少。    坐在浴缸旁,看着手中的必胜道具顾安童还是有些忐忑。    真的要穿吗?    手指情不自禁的慢慢收拢,真到了要穿上的这一步,顾安童还是有些迟疑,可是    两股力量不停的在她脑子里拉扯着,直到眼前一抹亮光闪过,顾安童的眼眸停顿在了手上的婚戒。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从结婚典礼上的那句“我娶”,到他们慢慢开始的交集,一点一滴慢慢再顾安童眼前划过,包括她的喜欢,她的感情。    是啊!错过这次也许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更何况,他们是夫妻不是吗!    顾安童不再动摇,抿抿双唇,拿起手中的衣服就往身上套去。    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她也没有后路可退了,那就遵从自己的心意。    她是真的喜欢司振玄,她愿意和他成为夫妻,而不是这种假夫妻的形式。    她想享受,司振玄的温柔相许。    可是这要怎么穿才对?    顾安童分外困惑的拎着手里头只能称为零件的衣服,一脸茫然。    “啊!”    十分钟后,突然的一声尖叫让坐在外厅沙发上看报纸的司振玄心一紧,急忙冲进了卧室里。    一见卧室里没人,司振玄看向浴室,几个大步就上前打开了浴室的门,脸上的神色焦急不已,可是在抬眸看到浴室里的场景时,却是一愣。    “”门突然被打开,顾安童猛地抬头,看到冲进来的司振玄也是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浴室里,淡淡的白雾围绕,顾安童跌坐在地上,身上只穿着内/衣裤,她双手背在身后,内/衣更是歪歪扭扭的套在身上,丝毫包裹不住那一对浑圆,反而更加衬托得坚.挺丰满。    她修长的双腿更是展露无疑,平坦的腹部,盈盈一握的腰,全部都映入了司振玄的眼中。    白雾中顾安童,虽然姿势狼狈,但是却浑身散发着致命的诱/惑,更别提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足以让每个男人都移不开双眼。    顾安童的理智慢慢回笼,意识到司振玄的眼光正看着自己,意识到此刻自己的狼狈,她急忙放下想要扣住内/衣扣子的双手,脸颊红得像是要滴出血一样。    “你我我、我”语无伦次的想要解释,却不知道应该要解释还是应该要说什么。    司振玄的双眼,早已从最初的怔愣,慢慢变幻了色彩。    他的脚步动了起来,一步、两步,慢慢朝顾安童走去,眼中更是暗得让人心惊,视线也灼热得让顾安童身体轻颤起来。    想逃,却无法动弹。    司振玄的眼中,透露出近乎野兽般的光芒。    他一步一步的靠近,都让顾安童感到呼吸急促,甚至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灼热眼神,都让她全身滚烫。    “顾安童”司振玄喃喃的低语着,声音嘶哑而低沉。    顷刻间,他已经到了她的面前,他突然伸出双手,把顾安童整个人往上一提,她顿时紧紧的被压住。    “你是故意的吧?”男人低沉的声音犹在耳畔,那已迫不及待的双.唇,已然霸道的含住她的唇.瓣。    司振玄不顾一切的狠狠贴着咬着,动作狂肆的顾安童根本无力反抗,只能靠在他的身上,任由他夺取一切。    “唔嗯”她嘤咛出声,有点承受不住他肆意的侵袭。    顾安童垂着的双手无力的扬起,环住他的脖子,给予自己一点支撑的力量。    司振玄眼中的神色更加晦暗,他握住她腰.部的手猛地一紧,突然勒住她的力道大得让她透不过气来。    她的双.唇被他含住,只差没被吞噬。    火热的气息,点燃了浴室内的雾气,似乎连它们都羞红了脸,不好意思的慢慢褪去,而她的身躯更加清晰的映入了他的双眼里。    他的眼神充满了情yu,就像是要把眼前的猎物生吞入腹一般。    他用力的吸允着,温软的舌更是猛烈的闯入她的嘴里,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量一样。    顾安童怎么也没想到,司振玄真的就像陆雨琳说的那样,这简直已经超过了她的范围,让她只能依附着他,一切都由他来领导着。    司振玄放开了她的双.唇,呼吸急促的贴在她的耳旁,炙热的气息让她轻颤着,也不停的喘着气。    顾安童双腿发软的贴在司振玄身上,刚得到自由的双.唇拼命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只是司振玄显然不打算给她多余的时间。    司振玄突然一个弯腰,横抱起了顾安童。     话语止住,紧跟着他火热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再次变得猛烈起来,狂肆而霸道。    她微微仰头,感觉到他冰冷的手钻进她的衣内,引起一次又一次的颤抖。    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她主动吻上他的唇,感觉到他的身体因为她的主动有一瞬间的僵硬。    可是此刻她想触碰他,她想了解他的一切,她想让他们变得更加的亲密。    他激狂的吻密集而下,热烈而缠/绵,覆盖在她身上,她整个身子被他掩藏着,炽热的吻细密的落在她胸前,猛咬啃噬。    强烈的刺激让她低吟出声,双手忍不住在他的背上住出一道又一道的抓痕。    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她几乎瞬间就在他的面前毫无遮掩,他俊美的脸上尽是迷乱,眼里闪着让人心惊的欲wang。    “啊嗯”意乱情迷的声音,不断在房间内响起,更加刺激了司振玄的神经。    他再也等不下去了,双眼不复清明,他猛地抬起她的双.腿,双眼一暗,突然,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铃铃铃铃铃铃”    突然响起的悦耳轻音乐,让司振玄身体一顿,也让陷入迷乱的顾安童一愣,神智有些清醒了过来。    “是啊!”她的声音依旧带着娇媚,双眼里也还是一片湿意,只是话刚一出口,司振玄突然吻在她的胸前,让她惊叫出声。    他啃咬着,舔抵着,她轻颤着,嘤咛着,而手机铃声也不断的响着。    顾安童咬着下唇,脸上一片潮红,耳边不断响起的手机铃声,让她万分紧张,可越是紧张,身体的触感反而更加的鲜明。    手机铃声还在不断响起,辗转在顾安童胸前的司振玄微微顿了顿,仰起头看着顾安童绯红的双颊,眼中的情yu未退,但是却有着纠结之色。    顾安童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声说:“你、你要不先接电话待会、待会我们再”    再继续,但这三个字她实在是害羞,说不出口,最终也的确没有说出来。    最终,他还是放开了顾安童,微微侧身从凌乱的衣物里找到了手机。    “喂”嘶哑得不像话的声音,只要是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司振玄刚才一定做过了什么事,特别是对电话那头的谢剑晨来说。    顾安童急促的呼吸着,为司振玄的离开,不知道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该失望。    “振玄,是我。”    站在落地窗前的谢剑晨,手中晃动着一杯白酒,听到司振玄的声音时双眼微微一低,把全市的光景尽收眼底,但是他的双眼却让人猜不透。    司振玄挑了挑眉,显然很意外谢剑晨居然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他起身走到一旁拿起浴巾围在腰上,没再看顾安童一眼便走出卧室。    “有什么事?”司振玄不敢保证如果再在这个房间待下去,他还能控制得住自己。    “莫”顾安童抱着被单遮住胸前,看着司振玄离去的身影,张嘴,却说不出话来,也许是因为喉咙处的异样,也许是想到了刚才自己居然会叫出那些羞人的声音。;    她顾安童抱着头,脸上依旧羞红,但是她显然对眼前的状况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这算是成功了?还是没成功?    她是对男女之事并不了解,但也并不表示她不知道男女之事,他们都只差一步,可是突然间却来了一个电话。    是谁打来的?是公事吗?如果没有这个电话的话    想到司振玄的眼神,那是她从没看过的,虽然很不好意思,可是她却感觉到了莫名的开心,原来他对她,也会有冲动,也会有那样的眼神。    顾安童羞红的脸上,溢出了一抹甜甜的笑意。    外厅里,司振玄坐在沙发上,似乎还在和谢剑晨说着什么。    “这次要进项目组的人,振玄你也认识。”谢剑晨突然的一句话,让司振玄双眼一眯,心中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看样子谢二爷对这次的项目真的很看重,居然会让你公司的精英参与进来。”司振玄握着手机的手指不着痕迹的紧了紧,语气也尽量的轻描淡写着。    如果说谢剑晨派过来的人他也认识的话,那就只能是他公司里举足轻重的那几个精英了。    “呵呵”谢剑晨轻笑出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明天振玄你可要多多包含才是。”    司振玄脸上一扬起了一抹浅笑,只是未达眼底,“当然,不止谢二爷你看重这次的项目,我们公司也是把这次的项目列为重中之重的。”    说到这里,谢剑晨微微一挑眉,眼中精光闪过,“这次的合作我虽然知道是司岳云负责的,但是他的那个未婚妻江暖”    谢剑晨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尽管是通过电话传来的声音,司振玄依旧能猜出此刻他的表情,一定是不解又嘲弄。    “谢二爷放心,项目组那边有安童在,我相信她能做好的。”    “是吗?看来振玄你还真是喜欢上司夫人了呢,当初的婚礼现场换新郎的新闻看来还真是错有错着啊。”    司振玄沉默了下来,扬眸看了看卧室的方向,脑海里又浮现了在订婚派对现场的场景,最近突然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是,世事难料,有些人的好,如果不是朝夕相处的话是不会发现。”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几秒后,谢剑晨轻轻的笑了起来,“呵呵,要出来喝一杯吗?”    “好。”挂上电话,司振玄盯着手中的手机,眼中除了冷漠还是冷漠,只是却和平日里有了些许的不同。    门突然被打开,已经穿上了睡衣的顾安童浑身一震,看也不敢看司振玄一眼,低着头想说些什么,可是说出的话却让她差点没羞死,“要要睡了吗?”    司振玄看着顾安童纤细的后背,尽管此刻她的身上已经被睡衣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是他却很清楚,睡衣下的身材是多么的凹凸有致,触感是多么的    身上突然涌出一股热流,瞬间全数往一处涌去,司振玄眼中一暗,急忙移过目光。    “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先睡。”司振玄说着,捡起地上的衣物就走出了卧室。    “咦?”顾安童错愕的看着关上的门,就这样?    躺在水床上,顾安童脑子里一团乱,根本没有清晰的头绪在想些什么,今晚发生的事不多,但是只那一件就已经足够让她混乱了。    虽然他们没有做到最后,但是司振玄对她,会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了呢?    或者说,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没有拉近一点点呢?    直到双眼撑不住睡意闭上的最后一刻,这个问题不断的在顾安童的脑子里盘旋着,她猜不到答案,更看不透司振玄。    床上的人儿缓缓睡去,脑袋轻轻的贴在合十的双手上,闭上双眼的脸蛋看起来宛如睡美人一般。    一直到凌晨三点,司振玄才回到酒店。    他打开卧室的门,走到床边,定定的看着顾安童的脸蛋许久,身体几乎是立刻有了反应,他急急的深吸了一口气,控制着体内乱窜的热气。    司振玄自认,自己一直是个有自制力的人。    这种自制力不仅仅是体现在事业上,还在他的私人生活上。    如果不是这种精神,他也不会从司家脱颖而出,成了现在这家公司的主使者——当年,自从司岳云出生,他的存在便成了鸡肋,无时无刻不在担心自己会被抛弃,要重新回到那家孤儿院。    为了生存,他必须要克制自己所有的念头,只要强大,比以往都强大!    司振玄静静的看着静谧的宛若睡美人的顾安童,忽然间低头,轻轻的一吻落在她的额角,也许连司振玄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眼中,不再是一片冷漠。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第二天一大早,耀眼的眼光调皮的在窗帘上舞动着,照映出柔和的光芒。    “唔”顾安童嘤咛着,慢慢的睁开双眸,眼中依旧睡意一片。    嗯?怎么感觉身上好重?顾安童不解的低眉,却看见自己的腰上缠着一条手臂,而她的双腿更是被缠得死死的。    瞬间就想明白了身后贴着的温度是怎么一回事,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安童脸上又浮现红晕,配上看起来不怎么清醒的脸,透露出了另一种风情。    她动也不敢动,更别说背后的温度让她想起了昨晚,身体瞬间变得僵硬起来。    “早”突然一声低喃在耳边响起,嘶哑诱人。    顾安童颈项一红,结巴起来,“早、早!”    司振玄眼中浮现一丝笑意,抬眸看了看窗外的阳光,放开了怀中的女人,“我先去洗漱,然后去锻炼,一会回来陪你吃早餐。”    原本有些问题想问,奈何时间不够,司振玄便压制了回去,起身走进浴室里。    顾安童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愣住了。;    他说,陪她吃早餐?    眼中,浮现欣喜的眼神,顾安童的嘴角也情不自禁的扬起了浅笑,明艳动人。    他们之间的距离真的拉近了,经过了昨晚,看来轻燕那丫头说的是对的!顾安童差点没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可是想到浴室里的司振玄,也只能捺住。    不行!她不能表现得太兴奋,要不然司振玄绝对会怀疑的。    司振玄并不知道顾安童的兴奋,只是临走时,觉得她脸上的笑灿烂得和平常不太一样。    一起用早餐,一起出门,一起去公司,对顾安童来说,这个早上发生的所有的事都让她觉得很高兴、很高兴,脸上的笑意也一直没有停过。    至于昨晚司振玄突然间出去的事,顾安童也不愿意多问,对她来说,只要和他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变,这才是最重要的。    司振玄一上车就开始看起了文件,但是即使他再专心,坐在旁侧的顾安童脸上洋溢的笑容也很难让人忽视,不过他只是觉得有些困惑。    驾驶座上的舒旬倒是多少看穿了一点什么,昨晚这两人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眼看车到了公司门口,舒旬扭动着方向盘,正想开到公司大门处的时候,司振玄突然开了口。    “开到停车场去。”  
 
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