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心头明月白》小说大结局吴彬桦骆小七小说全文

水千江 2019-01-14 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吴彬桦骆小七的书名叫《你是心头明月白》,主要讲的是:“桦哥?”她站在吴彬桦身后,小心翼翼喊了一声,抱着那鸡爪,有几分搞笑。吴彬桦侧过身子看她时,眼神毫无波澜,在触及到她怀中的鸡爪,眉头皱起了,他讨厌那个东西。“嘿嘿,你在这里啊,怎么不去玩?我专门过来给你送东西来的。”

“桦哥,我妈做了泡椒凤爪,超级好吃,你要吗?我明天偷偷带去学校给你。”
 
望着已经打好的一串文字,骆小七皱了皱眉,这样会不会显得不够真诚?她又连忙加了一个呲牙笑的表情才发过去。
 
良久,吴彬桦才回复了两个字,不用。
 
隔天一大早,高二四班里飘着一股泡椒凤爪的香味。
 
看着班里人目光在搜寻着什么一样,骆小七坐的端端正正,抬头挺胸,仿佛什么事情抖没有发生。
 
可是她忘了她旁边还有个是家里开餐厅的,秦姗姗努起鼻子一嗅,目光一下子锁定在骆小七的抽屉里。
 
“你在看什么?”
 
骆小七回过头,看着秦姗姗冒光一样的双眼,她伸手就挡住了抽屉,哼了一声:“谁也别想觊觎我的鸡爪,这可是给别人吃的。”
 
秦姗姗伸出去的手立刻收了回来,脸色变得很难看:“看来又是给你那个什么彬允姐的!”
 
骆小七摇摇头:“我不是说了我已经倒戈了吗?”她说完就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见秦姗姗半信半疑,骆小七也没有心思再去解释了。
 
“吴彬桦那个草包竟然去参加学生会会长选举了,谁给他的勇气?”
 
“不会吧,这一届学生会会长还没有下台,他就要去参加选举了?”
 
“他有什么本事去和吴彬允争?真是不自量力——”
 
骆小七和秦姗姗纷纷看了过去,这个消息来的还真是突然啊,吴彬桦怎么会去参加选举呢?她眼神闪烁了片刻,骆小七扭头看了眼秦姗姗:“等等什么课?”
 
“数,数学。”
 
“记得抄好笔记给我,跟老师说我在校医室,我先走了。”
 
她拿着鸡爪立刻站起,从后门离开了,为了让吴彬桦充分的信任她,她必须要当好这个小跟班,吴彬桦这节课是体育课,她清楚上半节课,他一般都是在操场侧边的。
 
匆匆跑到操场的骆小七果然看到了吴彬桦,悄悄溜过去后,一股淡淡的烟味袭来,骆小七微微惊讶,原来他也抽烟,再次活过来,很多事情都刷新了她的世界观。
 
“桦哥?”
 
她站在吴彬桦身后,小心翼翼喊了一声,抱着那鸡爪,有几分搞笑。
 
吴彬桦侧过身子看她时,眼神毫无波澜,在触及到她怀中的鸡爪,眉头皱起了,他讨厌那个东西。
 
“嘿嘿,你在这里啊,怎么不去玩?我专门过来给你送东西来的。”
 
她献宝似得将怀中的鸡爪举了出去,却没有发现吴彬桦一而再再而三皱起的眉头,那鸡爪离吴彬桦越来越近,散发出的味道也越来越浓。
 
砰!
 
那一小碗的鸡爪一下子被吴彬桦推开了,从骆小七手中滑落。“我说了不用了。”
 
他拧眉,语气生冷,目光触及到骆小七瞬间红起来的双眸,有几分烦躁,语气顿时带上几分威胁。
 
“敢哭出一点眼泪,我把你从这里丢下去!”
《你是心头明月白》小说大结局吴彬桦骆小七小说全文
这下面可有十几个小阶梯啊,被他丢下去,不死,也得变成傻子了。
 
骆小七连忙咬住下唇,忍住眼里那股酸意,硬是掐了一把大腿,笑的很惶恐:“吴哥,是我错了,我不知道原来你不喜欢这个东西。”
 
说完后,吴彬桦也不打算回应骆小七什么,气氛一再诡异,骆小七咳咳两声,想到了学生会的事情。
 
“桦哥,你真的要去参加学生会选举吗?”
 
吴彬桦转头,望着骆小七惊讶的模样,反问:“什么学生会选举?”
 
他一点也不知情。
 
骆小七眼神一而再再而三的变化,那是谁帮吴彬桦弄出这个选举的?消息不可能有错啊,按照吴彬桦现在在学校里的成绩和名声,想要当上学生会主席,是不可能的。
 
谁想让吴彬桦出这么大的丑呢?转念一想,骆小七瞬间想到了一个人,也只有那个人,才会这么做了,当目光和吴彬桦撞上的那一刻,骆小七眼神闪闪躲躲的,额了一声。
 
“桦哥,我发誓发誓,绝对不是我做的——”
 
她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声音越来越没有底气:“彬允姐身边有很多——”人可以帮她的——
 
看着吴彬桦越来越幽深的眼神,她卡住了。
 
吴彬桦冷笑一声,盯着骆小七:“有很多狗是吧?”
 
骆小七撇了撇嘴,心里有种冲动想要反驳,可是碍着他未来会变得很强大这个事实,她硬是将这股冲动压下去了。
 
“那桦哥,你要怎么办?”
 
吴彬桦缓缓眯起眼眸,最近吴海要带他去看他那些合作伙伴,大概是吴彬允安奈不住了吧,他倒是要看看那两母女,究竟能拿他如何。
 
“顺其自然吧,既然已经发生了。”
 
他嘴角隐隐扬起一抹弧度,别有深意,向远处望去时,又漫不经心的开口:“我猜,你今晚又有任务了。”
 
骆小七张了张口,看着吴彬桦,他现在真的是一无是处吗?她不信。
 
下午放学时,骆小七抓起书包就要跑出去跟上吴彬桦,才到门口,就被忽然出现的人堵住了,连退了几步。
 
“跑那么快干嘛?骆小七,我看你最近很奇怪喔。”
 
戴眼镜的女孩伸手挡住了骆小七的去路,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骆小七,一副打量她的模样。
 
果然被吴彬桦说中了,骆小七头皮一阵发麻,坏事她已经做多了,她真的不想做了,可是翻脸又不可能。
 
“彬允姐说我可以休息两天的,等她吩咐。”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