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夫汪小萌朱嘉仪(西野米虫)免费阅读

西野米虫 2019-01-14 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汪小萌朱嘉仪的书名叫《诱夫》,主要讲的是:“你在哪里?怎么昨晚没回家?”汪雄的语气十分不悦。“我在玩一夜情,没空回家。”“你说什么?”“我说,我忙着玩一夜情!从昨晚一直玩到现在,没空回家。”朱嘉仪冷笑着挑衅。汪雄反倒沉默了,足足半分钟才涩然道:“你真的……这么做了……”

看来,双方都醉的不省人事,虽然躺在同一张床上,裸睡了整整一夜,但却没有发生过实质性的接触。
 
朱嘉仪吁了口气,俯身捡起地上的文胸和内裤,开始穿衣服。
 
扔在床脚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
 
是汪雄打来的。
 
顿时下意识的有些慌乱,但马上就镇定下来。
 
怕什么啊?
 
第一,你本来就想算计我,第二,即使如此,我也没有走到那一步。
 
她平稳了一下呼吸,接听了电话:“喂。”
 
“你在哪里?怎么昨晚没回家?”汪雄的语气十分不悦。
 
“我在玩一夜情,没空回家。”
 
“你说什么?”
 
“我说,我忙着玩一夜情!从昨晚一直玩到现在,没空回家。”朱嘉仪冷笑着挑衅。
 
汪雄反倒沉默了,足足半分钟才涩然道:“你真的……这么做了……”
 
“这不就是你希望的吗?把自己的老婆,送到其他男人的床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少装蒜!阿辉就是你派来的!”
 
朱嘉仪愤而怒斥,嗓音不知不觉提高了。
 
睡在身旁的男人的鼻息声中断了,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哼哼声,翻了个身转成面向她的姿势,但眼睛却没有睁开。
 
几秒钟后,有规律的鼻息声又悠悠响起。
 
朱嘉仪闻到一股极其浓烈的酒味,随着呼吸喷了过来。看来这男人比自己醉的更厉害,就算被说话声吵到了,也还是没能摆脱酣睡的状态。
 
她捂住鼻子微微侧身,不管不顾的把汪雄痛骂了一顿。为了维护婚姻,她已经委曲求全的忍耐了半年,现在再也忍不下去了。
 
“你给我说清楚一点,和你开房的人不是阿辉吗?他是谁!”汪雄在电话那头咆哮。
 
朱嘉仪强烈感受到报复的快感,吃吃笑起来:“当然是个帅哥呀,外号叫‘一夜五次郎’。年轻力壮,龙精虎猛,让我特别爽。”
 
“放屁!”
 
这气急败坏的吼声,令她的兴致进一步高涨了。
 
她居然绘声绘色的在电话里描述起她和‘五次郎’是如何认识、如何互相吸引、继而迅速点燃干柴烈火,并熊熊燃烧的全过程。
 
以她新闻媒体出身的职业口才,把细节编造的又详尽又生动,甚至都可以拍成电影了。
 
“好,好,做的好……本来我心里还有点过意不去的,现在是半点负担都没有了!”汪雄没等她说完,就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朱嘉仪抛下手机,抓起杯子把剩下的水一饮而尽。
 
经过这一轮发泄,满腔的怒火平息了不少,然而内心深处的痛楚,依然没能消除。
 
身旁仍在传来轻微的鼻息声。
 
她转头一看,惊讶的发现,这个和自己睡了一夜的男人非常年轻,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出头,皮肤好像比自己还要光滑。
 
大概是嫌枕头太矮不太舒服,他的右掌插进了脑袋和枕头之间,就像襁褓中的婴儿那样,脸颊贴在自己的手背上,睡姿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诱夫汪小萌朱嘉仪(西野米虫)免费阅读
朱嘉仪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越看越觉得这男人——不,应该叫“男孩”才对——
 
实在是又帅又萌,五官轮廓是她最喜欢的那种类型,高高的鼻梁分外挺拔,而且睫毛又细又长,像卷帘一样。
 
只可惜他闭着眼睛,无法判定是否双眼皮。
 
好一头可爱的小奶狗……啧啧,真想偷偷的亲一口。
 
但是,且慢,他会不会也是汪雄派来的?
 
朱嘉仪心中微微一酸,随即否决了这个念头。
 
这男孩如果是受雇前来引诱自己出轨,必然掂记着要完成任务,假装喝醉但却保持清醒,这样才能拍到关键的证据,绝对不会是这副烂醉如泥的模样。
 
为了保险起见,她把这男孩的衣裤搜索了一遍,没找到任何拍摄设备,甚至连手机都没有。钱包里也只有区区几百元钞票,银行卡、身份证什么的全都不存在。
 
惟一可能比较值钱的,是一块款式新颖的电子表,表面分为左右两格,左格显示的是2018年4月17日12点15分,右格显示的是2038年4月17日14点15分。
 
这大概是给经常出国的人用的产品,可以同时显示两个不同时区的时间,免去了拨表的麻烦。
 
右边的年份显然是不小心输错了一个数字,应该也是“2018”年才对。
 
不过这男孩的衣着非常朴素,甚至有点儿老土,看起来又不像是经常出国的有钱人。
 
我的天,该不会是个未成年少男,偷了家长的钱跑到酒吧来玩吧?我诱拐了他整整一夜,要是被他家长抓到就死定了!
 
朱嘉仪吐吐舌头,怀着一种摧残了祖国幼苗的歉疚心情,往男孩的钱包里塞了五百元,忙不迭的离开了房间。
 
她叫了辆的士,来到表妹肖姗姗家楼下,本来想先给她打个电话,但手机已经没电了,只好直接上了楼。
 
正准备摁门铃,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说话声,听到这声音,她整个人如遭雷霹,愣住了。那天在酒店房间里,小奶狗宿醉未醒时,只能看到他有高挺的鼻子,看不到是否双眼皮。
 
但是此刻,朱嘉仪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有着纯天然的、特别好看的双眼皮。
 
有了这两个特征,再仔细看看他的五官轮廓,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感觉居然跟汪雄颇有几分相似。
 
当然,不是现在这个变了心的汪雄,而是她二十二岁那年,头一次见到的汪雄。
 
当时的他,眉宇间虽然已带着中年大叔的成熟,但却绝不沧桑,还保留着一丝少年人的纯净。
 
眼前这个小奶狗,双眼皮下忽闪忽闪的,也是一对纯净的瞳仁。
 
不是“一丝”纯净,而是非常纯净。
 
就像从未污染过的天空。
 
他的眼神更是超级纯真,令她情不自禁又想起了曾经养过的那只萨摩耶犬,那个陪伴了她三年的“汪小萌”。
 
可惜时光流逝,幸福不再。可爱的小狗早已化为尘土,深爱的男人也已离开。
 
心头不禁一阵痛楚,朱嘉仪的眼圈红了,怔怔的望着面前的男人,极力克制住自己才没有流下眼泪。
 
“你……还好吗?”
 
小奶狗被她看的手足无措,战战兢兢的问:“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没有啦……我自己不小心呛了一下,不关你事……”
 
朱嘉仪勉强笑了笑,然后狠狠咬了一口雪糕。冰冷的硬块仿佛变苦了,再也尝不到半点甜味。
 
“哦,哦,那就好。”
 
小奶狗迟疑着道:“你是……朱嘉仪小姐吧?”
 
咦,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是专门来找我的?
 
朱嘉仪惊疑不定的点了点头,戒备的问:“你来这里干嘛?”
 
“我来找你。”
 
糟糕,果然被我猜中了……肯定是那天晚上给他的感觉太美好了,所以才会千方百计找到我,想要再来一次……
 
朱嘉仪有点儿小小的得意,但更多的是恐慌。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